Wen温Wen

歡迎聊天:https://www.plurk.com/s507261
最愛大叔、沈溺勇星⭐️

越界/賀小-戀愛的味道

*賀承恩X何小小


「這就是戀愛的味道。」


這句話出現在漫畫或小說中的頻率真的很高耶,何小小翻著手中的書想。


如果哪天自己也談了戀愛,會是怎麼樣的味道呢?何小小放下書本稍微想像了一下。




何小小看向那群明明是在冬天卻照樣揮灑汗水的男生們,覺得心情很好。


集訓也是個好題材呢!果然讓喜歡的CP談戀愛還是比較重要,何小小拿起專屬的彩虹愛心筆在紙上愉悅地揮舞著。




「想什麼那麼開心?」賀承恩抱著排球走到了何小小的身邊。


「你說呢?」何小小揚起眉毛語帶笑意的回問。


聽到何小小的回答,賀承恩看了記錄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後喔了一聲接著也跟著露出笑容,認識了那麼久,當然知道是什麼。




看到賀承恩傻氣的笑臉,心情好像更好了,這是為什麼?何小小用筆戳著賀承恩的手臂思考。


感覺答案好像快浮現出來了,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最後,何小小打算先把這個問題放一邊,欣賞眼前充滿青春的美好畫面比較實在。




何小小拿出口袋的護唇膏塗抹著雙唇。


雖然集訓可以取材很好但是天氣冷皮膚會變得乾燥很不好,何小小抿起嘴唇在心中抱怨著。


而且這次居然忘了帶護手霜,真是失算啊!何小小懊惱地看向自己些微脫皮的手指。




晚上的自由時間,大家一起在體育館聊天,氣氛很是放鬆。


不過平常聒噪的賀承恩卻有些安靜,顯得緊張。


而坐在一旁的邱子軒輕推著賀承恩,像是催促。


在一群男生中的何小小止不住笑意,內心雀躍。




到了該是休息的時候,何小小起身準備離開。


「我陪妳回去。」賀承恩手插口袋跟上何小小。


「沒有很遠,不用啦。」何小小感到困惑。


「我堅持。」賀承恩緊抓口袋中的物品焦急地說。


何小小看著有點奇怪的賀承恩沒有再說話。




一路上沒有人開口,何小小偷瞄著賀承恩,對方的態度搞得何小小也緊張了起來。


兩人穿越長廊抵達何小小休息的地方時,賀承恩終於出聲。


「這給妳。」賀承恩掏出口袋的東西。


「我看妳很喜歡這系列的產品,所以、所以送妳。」賀承恩難得的結巴。




何小小看了手中的護手霜眼神明亮了起來。這不是她這次忘記帶的東西嗎,真是太好了!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何小小瞇起雙眼。


現在,何小小覺得自己好像漫畫中的女主角,周遭充滿了粉紅氣息。


先前的問題貌似有了答案呢,何小小用手指戳著賀承恩的手臂想。


「因為我喜歡妳。」賀承恩罕見地有點害羞。




「我可以當妳男朋友嗎?」賀承恩試探著問。


「你說呢?」何小小微笑著擠出護手霜,抹開的瞬間淡淡的香甜氣味瀰漫在空氣中。


賀承恩聽了笑出聲,然後大膽地牽起何小小的手。


何小小沒有掙脫,嘴角旁淺淺的酒窩與雙頰上淡淡的紅暈代表了答案。




看來自己的另一個問題也有了解答,何小小在心中心想著。


我的戀愛是櫻花的味道,想不到會這麼浪漫。






2018/09/23

越界/喆揚-Praise



江勁揚最常聽到別人對自己的稱讚是——可愛。

雖然並不反感但就是,有些失落。

江勁揚偶爾會想,如果自己再高一些,或是在打排球時更出色一些,是不是就能聽到可愛以外的形容。

江勁揚有時候會很羨慕其他人,因為他們擁有他所沒有的。

啊——真的有點煩。江勁揚扣上制服的手停了下來。

「喂、在想什麼?」此時李俊喆手一勾,環繞住江勁揚的脖子。

「沒什麼。」江勁揚搖搖頭。

好吧、他有時候就是會像這樣。李俊喆看了扯扯嘴角。

舉凡段考前、集訓時,還有比賽前,江勁揚都會有段焦慮期或是低潮期。

認識那麼久可不是假的。李俊喆在心裡想。

李俊喆鬆開江勁揚,等對方整理好後就拉著他走出社團辦公室。

「要去哪?」江勁揚問著走在前面的李俊喆。

「陪我逛逛吧。」李俊喆轉身看著江勁揚邊笑著邊倒退著走。

李俊喆跟江勁揚沿著學校附近的路亂晃,看到店家就進去吹個冷氣,然後打算到便利商店買支冰吃。

兩人在冰櫃前面猶豫著,嬉鬧了一番終於選定目標。

「這次又怎麼了?」李俊喆咬下一口冰棒說。

「什麼怎麼了?」江勁揚還在跟甜筒的包裝奮戰。

「你不是心情不好嗎。」李俊喆拿走江勁揚手上的甜筒三兩下就把包裝紙搞定好,然後把冰遞還給江勁揚。

江勁揚接過甜筒時道謝完之後就看著李俊喆,過了一下有些遲疑的開口:「為什麼大家都要說我可愛?」

李俊喆聽了先是露出困惑的表情,接著像是知道些什麼似的挑挑眉。

原來是因為這個啊——

李俊喆也不是不能明白江勁揚的想法,畢竟比起可愛自己也是比較喜歡別的讚美,雖然可愛也不是不好啦。

「哪有大家,我就覺得你不可愛。」李俊喆搶過江勁揚的甜筒硬是吃了一大口。

「真的?」江勁揚看著缺了一角的冰皺著眉問。

「因為你不是可愛,而是好看。」李俊喆笑著說。

「好看?」江勁揚第一次聽到有人對自己這麼說。

「對啊。」李俊喆笑著說然後把自己的冰棒塞到江勁揚口中。

自己說的可是真心話。李俊喆看著心情變好的江勁揚後非常滿意。

江勁揚聽了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笑了笑。


如果可愛等於好看的話,那江勁揚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失落了。

越界/雙經理-只要你不說

重貼個


上-https://shimo.im/docs/wyWJxFZ9HwkJ38TL/ 点击链接查看「越界/雙經理-只要你不說」,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中-https://shimo.im/docs/TaM5AOhbTHkYg6nw/ 点击链接查看「越界/雙經理-只要你不說」,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下-https://shimo.im/docs/e7DvKAJ7zecVQbml/点击链接查看「越界/雙經理-只要你不說」,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底特律/漢康漢-To be with you

*康納送完漢克最後一程的故事

仿生人不會老,漢克·安德森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

漢克跟康納在一起多久了他沒去算,他從不說自己跟康納在交往,因為交往這兩個字對他來說很不真實,感覺隨時都會有變數,在一起就是無論何時都在身邊,既安定又真切。

漢克更老了,但那安卓混帳還是時常做出一些讓他差點心跳停止的事情,無論是在床上的新玩法或是在走在外頭時突如其來的調情,康納很願意嘗試新事物,漢克不反對,但對於以上兩點漢克覺得自己一輩子都無法習慣,他總是會對康納說:「拜託,別再這樣,老人經不起嚇。」
這時候康納會露出有點落寞的表情,漢克就會擺擺手,算是默許了。

再過幾年,漢克退休了,雖然日子已經沒有以前跟康納一起辦案時來得刺激,不過漢克覺得普通的日常倒是也不錯。
漢克喝著咖啡靠在沙發上,看到兒子的照片旁多了自己跟康納還有相撲的合照時微微地笑了,他想起了在相撲過世後最沒精神的其實是康納,自己反倒還要安慰他。

現在時間變多了,想做的事情也可以馬上安排。
漢克會跟康納一同去看電影,而康納會在電影結束後各別分析指出不合理的地方,然後漢克會要他別那麼認真。
這時康納會反駁漢克大聲的說:「你不是說要認真看電影嗎?」
「人類可是很複雜的。」漢克聽了有些無奈地表示。
不知道我還能教你多少呢,漢克在心裡想。

漢克和康納雖然床事變少了,但吻卻更多了。雖然漢克還是不怎麼喜歡在外面太高調,但後來想了想,自己都一大把年紀了,看開一點也好,不過太超過的話,他還是會拒絕康納那個不懂得適可而止的混蛋。

漢克身體變得不太好,以前工作時留下的傷,總會在變天或換季時隱隱作痛,這時康納會幫他熱敷跟按摩。
漢克的睡眠時間縮短,總是早早就醒來,看著躺在身旁的康納,漢克忽然感到自己好像不想那麼快的就離去,但這不是他能決定的。

康納意識到漢克已經不如從前,說話時沒有那麼集中,精神也沒有以前好了,食量也變小,好像有什麼正在一點一滴的逝去。

康納開始會在聊天時把音量調的更大或是做些漢克喜歡但不能常常吃的食物來引起漢克的注意,但效果沒有那麼好,康納有些喪氣,他好不容易才學會該怎麼當人,雖然沒有很上手,可是漢克說過他的表現有80分,他想達到100分給漢克看。

康納看著漢克逐漸變皺的皮膚有些不捨,漢克現在眼睛也看得不太清楚,所以他們不看電影了,剛開始康納覺得可惜,不過他現在會唸書給漢克聽,康納認為這麼做很不錯,如果可以他願意為漢克唸永遠的書,唸到他家的副警長扯著嗓子不耐煩的朝他吼。

該來的還是來了,這幾天漢克狀態不好,康納有心理準備,但他沒想到等到這一天真正到來時,他卻什麼事都做不了,什麼忙都幫不上。

康納看著之前警局裡的同事在他跟漢克的家裡進進出出,不過他腦子裡只有昨天漢克對他說的話。
「康納,幸好你有被創造出來。」
這是漢克少數認真地叫他的名字,康納記得他那時候親了親漢克已經下垂不少的嘴角,接著他們就像往常一樣貼著手入睡。

然後起床時就是現在這樣了,在自己眼前的是再也醒不來的漢克·安德森。

康納對於早上的喪禮沒什麼印象,他在墓碑前沒有哭,現在回到家了他還是沒哭,不過他已經懂了想哭時的感受。
康納拿起漢克跟自己的合照,頭上亮起紅光,手指輕輕地撫摸著照片,一遍又一遍的像是在道別。

康納將照片放好,走到了沙發上躺下,扯下自己的心臟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接著等待再也無法運作的那一刻。

最終,康納閉上了雙眼。


越界/雙經理-從現在開始

邱子軒X王振文喔

*互不認識

*邱子軒大學,王振文高中

*兩位失戀的人遇上彼此的故事





王振文覺得其實失戀沒有想像中的難過,是因為早就猜到結果嗎?

王振武的關心出自於親情,體貼出自於本能,放不下出自於愧疚。


這段時間自己其實早就發現,王振武給的不是愛情而是包容,但自己不想去面對真正的現實,所以一直沈浸在那因為逃避而建構出的謊言中。


最後還是清醒了,因為當一切都太過美好時,其中的殘缺反而更加明顯,不得不承認那樣的相處對誰都不好,所以自己想通了也明確的告訴王振武感謝他長久以來都配合著自己的任性,當自己說完時,王振武只給了自己一個擁抱,全部的情感都包含在裡面。


王振文再次確信自己真的沒有愛錯人,他那可惡的哥哥啊。


邱子軒在一段時間後才發現原來這就叫做失戀,剛開始覺得沒什麼,後來才慢慢地感到寂寞,原來身邊少了一個人是這種感覺嗎?自己上大學後夏宇豪都是這樣的感受嗎?雖然他都微笑的表示沒關係,不過最終情感淡去是不爭的事實,自己對夏宇豪只有滿滿的抱歉,他一直都是那麼的好。


現在想想與其說夏宇豪是初戀不如說是嚮往,他勇敢又直率,人會被自己所沒有的給吸引,自己當初肯定也是那樣吧。


邱子軒也告訴自己要將夏宇豪曾經的體貼與包容放在心上,雖然他們的感情走不了一輩子這麼長久,但與夏宇豪之間以往一起經歷過的喜怒哀樂自己會一直收藏在心底的,能夠擁有這樣的陪伴真的很感謝。


邱子軒開始會在練球結束後輕鬆的到處逛逛,不像以前幾乎時時刻刻埋在排球中,這樣的改變對他來說還只是個新的起步。


這天他選擇了跟平常不一樣的路線回家,途中看見了書店就打算走進去晃一晃。


已經好久沒逛書局了,想起之前都是帶夏宇豪一起買文具時才會踏入,邱子軒拿起一支筆再拿了些其它東西去結帳,店員露出的制服領子跟袖口讓人有些懷念高中時期,微笑地說了謝謝便離開,回到家把買的東西放在桌上,其實這樣感覺也很不錯,邱子軒思索著明天再去逛逛好了。


王振文開始打工,是家裡附近的書店,以前常常跟王振武來逛,所以感覺並不陌生,工作內容也挺上手的,生活中微小的改變讓他覺得新鮮。


那個人最近幾乎每天都出現耶,王振文邊整理架上商品邊瞄向一位身材修長戴著黑框眼鏡的男生想。

而且他每次都一定會買同一支筆,就算有其它商品那支筆一樣會出現,到底為什麼?王振文很好奇。

王振文看著那個男生走去結帳後,拿起他剛剛手上的筆,默默地在試寫板上寫下「為什麼都要買一樣的筆啊?」


隔天邱子軒也到了書店,一樣先看看新書最後走向筆櫃。

王振文觀察著,他刻意沒有整理試寫板,就算那頁已經寫滿了他也沒撕掉,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發現,但不能否認的是他偷偷的在期待著。


邱子軒拿起同樣的筆,同樣準備試寫,忽然他看見紙上的那行字後挑挑眉的想,「這是在問我嗎?」

邱子軒翻頁寫了寫然後一樣到櫃檯結帳。


待邱子軒走後王振文立馬去看試寫板。

「因為在等待自己真正改變的那一天。」

王振文看了後愣了愣,他是文藝青年啊?但自己好像有點可以理解,畢竟將習慣放手並不簡單。


接著邱子軒跟王振文開始會在試寫板上對話,或是寫上一些句子。


剛開始邱子軒困惑著到底是誰在寫這些,王振文也懷疑回話的人是不是自己好奇的對象,但久而久之對方出現的時間還有時不時的眼神交會,都讓他們的確切的認定是自己所想的人沒有錯。


這件事已經成為邱子軒跟王振文生活中一部份,兩人每天都開始期待紙上的內容,雖然很平淡但是很有趣。


邱子軒社團活動結束後在想要不要去書店,因為比賽快到了今天開始加緊訓練,不知道今天那位店員有沒有寫些什麼?但時間有點晚了,現在去應該也來不及了吧。


這天,邱子軒打消了去書店的念頭。


王振文心不在焉的工作著,在猶豫要不要在板子上來個自我介紹,但不曉得對方有沒有想跟自己交朋友的意願,不過自己是真的有點想要認識那位黑框男,至少先知道名字也好,王振文思考了很久還是選擇放棄。


這次,王振文沒有留下任何內容。


邱子軒就這樣忙了一陣子,這段時間都沒有去書店。

「邁向改變道路的小插曲就這麼暫停了。」邱子軒在日記上寫下這段話,其實隱約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在意那位店員,連他的名字也記住了,其實有想過要不要在紙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但又怕太唐突,萬一對方根本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呢?


見不到邱子軒王振文有點失落,努力試著讓自己不去想這件事。

不過王振文發覺越不去想就會想得更多,每次有客人進門時總是會期待那個人的出現。

「你好,我叫王振文。」,王振文在試寫板上寫完後馬上撕掉,反正黑框男不來就沒有意義了。


比賽終於結束了,邱子軒睡到自然醒,想著等等去書店晃一下好了,好久沒去,莫名有種緊張感。

當邱子軒到書店時並沒有看見想看的人,覺得有些失望,翻了翻試寫板也沒有任何像是給他的留言。

不過這一次邱子軒挑了支不同的筆,是他偶然間看到王振文從圍裙口袋拿出來的筆。


休假的當天,王振文出門閒晃,不是沒有想過要去店裡碰碰運氣,但覺得太過刻意了,有點不好意思。

王振文把想逛的都逛了,回家路上經過書店的時候在想著搞不好紙上留了什麼也不一定,最終他還是選擇走進店裡,跟同事打聲招呼後就去翻閱試寫板但王振文並沒有看見自己想要的東西。


隔天邱子軒一進到店裡就看見王振文,兩人對到了眼,但馬上撇開。

為什麼有點害羞?這是邱子軒跟王振文此時的心情。


過沒多久王振文看到挑完商品的邱子軒走向了櫃檯,擺出營業用笑容問:「請問有會員嗎?」

「沒有,謝謝。」邱子軒回答。


王振文注意到這次邱子軒拿了不一樣的筆,同時也發現了那支筆跟自己圍裙口袋裡的是同一款,抬眼看向邱子軒總覺得應該要說些什麼,但又不想嚇到對方,王振文懊惱地想。


「請問需要紙袋嗎?」「請問要裝一起還分開?」「請問要統編嗎?」,王振文想拖點時間,但只能講出這些毫無意義又沒任何幫助的話,這讓他更慌張了,想著至少要有個進展才是。


邱子軒聽著王振文問出比平常更多的問題,這樣是在暗示什麼嗎?所以自己並沒有多想?表示可以更深入嗎?拿東西的速度比平常慢了些,收拾的時間也比平時長了些,可是邱子軒也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兩人完成再熟悉不過的程序,但都感到彼此之間的氣氛的確不太一樣了。


王振文看著邱子軒離開的背影,盤算著要不要就這麼衝動一次看看?

邱子軒步伐緩慢的走向門口,思考著如果不去緊抓這次的機會是不是很愚蠢?


在王振文準備走出櫃檯時看見邱子軒調頭不免有些急躁,但還是假裝鎮定的回到原位,邱子軒在看見王振文的舉動時內心有些躁動,但還是故作鎮靜的走回櫃檯,接著邱子軒對王振文露出笑容,而王振文也回了一個自認最合適的微笑。


邱子軒打開紙袋拿出剛剛買的筆對王振文開口:「我剛忘了試寫,可以讓我寫看看嗎?」


王振文聽了馬上從圍裙口袋拿了小本子給邱子軒,對方在本子上寫了一下然後攤開遞還給自己。

「你好,我叫邱子軒,我想,現在應該就是改變的那一刻了。」


在今天這樣一個平凡到不行的日子,是邱子軒與王振文嶄新的開始。



雜談:

本人在書店上班,真的很多客人會在試寫板上寫些有的沒的,閒話家常、自我介紹、詩詞短句都有。


我也在試寫板上跟客人玩過接龍,那真的很有趣,也真的能大概知道對方是誰,應該是因為我們店不大吧,來光顧的客人都是熟客,誰會做哪些事還是小習慣我大多也都記得。


本來預想是長篇,但覺得留點遐想空間也不錯,不過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想是可以再加更多細節進去的。

話說這篇故事就是我在整理試寫板時想到的呢。



星際異攻隊/勇星-時間到了自然就會明白

*半AU
*設定彼得是被勇度撿回去的
*這是彼得不怎麼大卻也沒那麼小時發生的事


彼得.奎爾心情不好,可以說是非常惡劣。

勇度不讓彼得一起出任務,說是彼得上次亂搞所以這次不准跟,被留下的彼得只好在船艦上等待勇度他們回來,但這讓彼得很不服氣。

彼得已經把勇度交代的事情都做完了,打掃、整理房間,反正就是打雜,而且還不准吃零食,他本來想偷偷吃,但怎麼樣都找不到,這真的很過分,彼得忿忿不平地想。

好餓喔,他們怎麼還不回來,正當彼得這麼想時,他聽到了吵雜的說話聲,接著彼得看見勇度,男人的肩上扛了一個人,感覺跟自己年紀差不多,那是誰?人質?食物?臭老頭是撿小孩撿上癮嗎?有了我還不夠?

「他是誰?」好奇的彼得馬上詢問。

勇度像是沒聽見問題似的,自顧自的將肩上的男孩放倒在地上,捏住他的下巴左右查看,接著叫旁邊的人滾遠一點,說是這樣才通風。

彼得在一旁看著,他覺得不自在,就像自己的領地被入侵了。

為什麼勇度擔心他?為什麼勇度不理他?為什麼要帶那個人回來?

此時彼得的心中有很多個為什麼,他想開口詢問但覺得現在的情況自己好像插不了手,於是他選擇先離開,哪裡都好,就是不想待在那個空間。

隔天彼得終於知道那小子是誰了,克雷林說他叫克里斯,是這次的任務內容。
彼得聽了之後皺眉,在心裡想著,不是說不能拐賣人口嗎?

克雷林察覺到了彼得的疑慮,笑笑的繼續說:「克里斯是個逃家少年,是一名大人物的小孩,所以委託金額非常高。」

「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會接這種幫助人的任務了?」彼得提出疑問。
「你覺得呢?」克雷林只是微笑然後摸了他的頭。
但彼得只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這次克雷林沒有再說話,不過笑容依舊。

彼得最近很不滿,他討厭克里斯一直黏著勇度,纏著勇度問東問西就算了還會跟勇度一起喝酒,他不是跟自己差不多大嗎,喝什麼喝啊。

彼得也一樣對於勇度有些放任的態度很不高興,雖然知道是為了錢,但勇度對克里斯跟對自己真的差很多,雖然勇度還是會教訓克里斯,可是怎麼看都是對自己更狠出手更重。

這期間勇度還是會叫彼得做事,但彼得總覺得很煩躁,所以都不太搭理,對於自己這樣賭氣般的行為,彼得也感到莫名其妙。

這期間勇度還是會叫彼得做事,但彼得總覺得很煩躁,所以都不太搭理,對於自己這樣賭氣般的行為,彼得也感到莫名其妙。
克里斯的離開讓彼得鬆了一口氣,勇度的叫罵跟威脅讓彼得有種一切都回到正軌的安心。

跟之前一樣,沒有很遵守勇度的規定到處搗亂,搞砸時免不了一頓罵跟禁足,但是受傷了勇度會幫忙上藥,還能任性的說要一起睡,也可以裝可憐然後得到小小的獎賞。

當勇度的手摸上他的頭難得的稱讚時,彼得心裡很高興,他覺得原本的勇度回來了,不是那個跟克里斯一起分享的男人,是完整的勇度。

彼得不管勇度知不知情,總之他就是喜歡自己跟勇度這樣的相處模式。

彼得心裡想,雖然勇度有時候很討厭又很可怕,但他不想把勇度給任何人,這時他還不知道理由,不過到了很久之後,彼得.奎爾發現,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佔有慾。

越界/邱夏-關於我的男朋友

*邱子軒跟夏宇豪眼中的彼此
*有私設,自我想法超多的
*就是個日常

邱子軒—
第一次見到夏宇豪時他正在被主任追著跑,他撞到了我,力道還不小,接著他回頭道歉,然而那身影其實已經印在腦海中。

過了不久他加入了我們,從一隻兇狠的流浪狗變成了溫和的大狗,到現在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認真學習,努力練習,跟自己的距離也越來越近,那時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把簽有自己名字的球送給了他,現在想想有點不好意思,說好聽點是叮囑他要為了球隊更加好好練習,其實只是想讓夏宇豪身邊有更多我的存在吧。

在夏宇豪家教他功課時其實自己有些緊張,我們離的很近,可以清楚看到夏宇豪的眼睫毛,擠在矮桌下的腳也會不小心碰到,不過當時並沒有想太多,現在仔細想想搞不好在那時候心裡早已有了夏宇豪,而他送的衝浪烏龜一直都是最珍惜的。

夏宇豪的那一吻讓自己亂了方寸,腦子轉不過來,當夏宇豪告白完除了生氣其實更多的是懷疑,他真的喜歡我嗎?會不會只是玩笑?還有他到底在想什麼。
之後夏宇豪用行動表示而自己也決定面對最真實的想法,我們現在牽起的手就是最好的證明。

夏宇豪笑的時候很燦爛,尖尖的虎牙會露出來,自己會拉過夏宇豪的肩然後吻上,舌尖再輕輕舔上那顯得特別可愛的虎牙,也喜歡欣賞夏宇豪害羞又無措的表情,這時自己會再咬上耳垂,只為了看到更多不一樣的夏宇豪,然後直到夏宇豪說:「邱子軒,好了啦。」
自己才會暫時收手,反正回家一樣可以繼續。

夏宇豪的廚藝很好,吃過他煮的食物後外面的東西就不太想吃了,自己總是會故意跟夏宇豪說:「你這樣害我不想吃其他東西,你要負責。」
而夏宇豪還真的會負責幫忙做便當。
這樣單純只為了我好的夏宇豪,怎麼能夠不愛他呢。

於是自己也想幫夏宇豪做飯,但對方卻拒絕了,既然這樣,只好在其他方面更加好好的負起責任了,但當自己這麼說時,夏宇豪只是翻了個白眼。

吵架時的夏宇豪比想像中還要安靜,起初以為他會很狂爆,結果他只會離開然後到沙發上坐著等待時間讓怒氣消失,接著提出好好談談的要求,不過有時候他會躲到浴室,那時候的夏宇豪會哭,當他出來會眼角微紅賭氣的說:「下次再這樣,我就不幫你按摩腳。」
我們會合好,好像沒有吵過架,繼續一起看著電視跟聊天,最後相擁入眠。

夏宇豪—
跟邱子軒的第一次見面說來愚蠢,但又有些熱血,總之就是壞學生碰上乖乖牌,是不是應該要感謝主任,要不是他追著我跑,我怎麼會撞上邱子軒呢。

剛開始加入排球隊時只覺得邱子軒就是個自以為很屌的眼鏡仔,但碰巧看見他獨自留下來練習時就深深被吸引,看到他難過的哭出來時自己只想安慰他,讓他好受一些。

一直都記得邱子軒把他的球送給我的時候,他信任我的微笑與話語讓心裡暖暖的,而自己也把衝浪烏龜送給了他,當邱子軒看見烏龜時笑了,這就是自己送給他的理由,不過到現在他都沒跟邱子軒提過,以後應該也不會吧。

邱子軒第一次來家裡教我功課的時候,雖然表面上很鎮定但其實自己很緊張,手心都有些冒汗了,那時還不清楚這就是戀愛,但可以知道邱子軒在自己心中已經不太一樣了。

我們靠的很近,邱子軒講解的聲音在耳邊傳來,很溫和也很好聽,邱子軒在踢到我的腳時會說聲對不起,不過自己其實不在意,只是有種更貼近的感覺。

鼓起勇氣親邱子軒然後告白卻被對方拒絕時,坦白說真的難過的要死,不過可不能就這麼簡單的就放棄,自己能感覺到在邱子軒心中一定已經有了夏宇豪這三個字的位置。
事後果然證明自己是對的,牽著邱子軒,又大又厚實的手掌總是讓我感到安心。

邱子軒很適合戴眼鏡,看起來很斯文,不過沒想到邱子軒的外表跟內心差那麼多,講白一點他根本就是個狡猾的傢伙,很愛在外面或別人面前做些親密接觸,阻止他還會不高興,接著還會有些哀傷的問:「你不喜歡我碰你嗎?」
弄得好像是我的錯,而且怎麼可能不喜歡啊!可惡的眼鏡仔!

還有吵架的時候,邱子軒真的很難溝通,沒想到他脾氣這麼硬,氣到都想摔他的眼鏡,不過冷靜很重要,所以自己都會選擇先避開等兩人都想好時再講開,不過並不是每一次都這麼順利,自己還是會有氣到哭的時候,這時就會躲在浴室裡,等情緒平撫一些後再去威脅邱子軒以後不幫他按摩,講完這句話後我們就會相視而笑,接著一切都好像沒發生過,吃點零食看個連續劇然後睡覺,他最喜歡邱子軒溫暖的懷抱了。

越界/邱夏-關於男友的友情

*以邱子軒視角去看夏宇豪跟王振文之間的相處模式

因為夏宇豪的關係,更加認識了王振文這個人,雖然他跟自己印象中的沒有差太多,不過卻也發現有些事情好像沒有那麼單純?邱子軒默默地想。

夏宇豪結束練習的時候,通常第一件事就是找我然後補充一下水分,不過有時候當夏宇豪太過拼命時還是會罵個一兩句,而夏宇豪就會討好的說:「不要生氣嘛,我剛剛那球是不是很帥?」
講完後看了看四週,像是在找什麼。

就在轉身要幫夏宇豪拿水瓶的時候,此時一旁的王振文就會走過來將水遞給夏宇豪,接著夏宇豪就會說:「謝啦,兄弟,還是你懂我。」

最後王振文回到王振武的身邊,然後偷偷做鬼臉。
看來這學弟不簡單,根本故意的,挑釁是嗎?邱子軒挑眉的想。

我們四個偶爾會一起出去,起初王振文顯露的敵意真的很明顯,但我能怎樣呢?總之那時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記得,王振文會故意說些只有他們三人才知道的事情,而夏宇豪就會被帶進回憶中,那時的夏宇豪會因過往而大笑,也會因為糗事被重提而慌張,那些都是我不認識的夏宇豪,而我的手會不自覺地撫上夏宇豪的大腿接著露出微笑認真聽,好讓自己有些參與感。

此時王振文會因為自己搭不上話然後說:「學長,這些都是你不知道的夏宇豪,不過我現在就說給你認識一下,記得感謝我啊。」,說完後滿意的點了頭。
聽完這句話自己只覺得王振文的行為很欠揍,
不過說實在的還真的有些嫉妒他們,也羨慕他們能夠比我早遇見夏宇豪。

我也知道在我跟夏宇豪吵架時,王振文是最不滿的那一位,他會努力的安慰夏宇豪,出些餿主意,不過有一點還是得感謝他,就是他不曾慫恿夏宇豪跟我分手,他也會在私底下跑來跟我說夏宇豪的立場,然後警告我不准讓夏宇豪哭。
我是不是應該感謝夏宇豪交了一位這麼好的朋友?

有時候,在練習的空檔夏宇豪跟王振文會膩在一起打手機遊戲,這時會想,黏的那麼緊,不熱嗎?
那兩人的叫喊跟笑聲聽在耳裡有些刺耳,還有一點也讓人不是很滿意,肩靠肩就算了,同喝一瓶飲料是什麼意思?
但因為夏宇豪的笑容很可愛,就暫時原諒他好了。

我也明白不能剝奪夏宇豪交友的權利,何況王振文還是認識很久的好哥們,但讓他們適當的保持距離應該是被允許的吧?

至少要讓夏宇豪知道,跟別人靠太近還有間接接吻都是不行的,邱子軒盤算著想。

越界/邱夏-關於朋友的戀愛

*以王振文視角去看邱子軒與夏宇豪兩人的相處模式


  因為夏宇豪的關係,更加認識了邱子軒這個人,但自己思考了一下,發現了邱子軒跟他印象中有些不同,好像並沒有那麼單純?

  邱子軒會在夏宇豪為了接球而拼命時在球場旁露出嚴肅的神情,讓夏宇豪下場後不自覺地低頭賠罪,這時邱子軒會摸著夏宇豪的髮說:「下次不准再這樣。」

  接著拉起夏宇豪剛剛撞在地板上的手,檢查是否有受傷,而夏宇豪就會露出大大的笑容,眼裡都是邱子軒。

  這根本就是讓夏宇豪更愛他的手段啊,鞭子與糖果的概念,邱子軒還真不簡單。

  有一次夏宇豪在跑步時不小心拐到腳,一時不穩就跌倒,雖然不是很嚴重但為了慎重起見,他身邊的人當然馬上攙扶起夏宇豪,注意到站在一旁的邱子軒臉色有些難看,就在這麼想時邱子軒已經到了夏宇豪旁邊,將夏宇豪撈到自己身上,手掌放到夏宇豪的肩膀,並且微笑跟幫忙的隊員說:「謝謝,我來就好。」

  雖然邱子軒是露出笑容沒錯,不過他的眼睛裡並沒有笑意,手指擦去夏宇豪額頭上的汗水,然後發現,邱子軒在低頭時貌似不經意的用唇擦過夏宇豪的手臂,那隻剛剛被攙扶住的手臂。

  這是宣示主權吧,看著夏宇豪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不好意思,都不曉得自己的好兄弟會有這樣的表情,還有原來邱子軒的佔有慾那麼強,要是一個不小心夏宇豪可能會有災難,我一邊遞水看著這一幕然後為夏宇豪的未來默哀了幾秒。

  在跟邱子軒交往後,夏宇豪跟我們在一起玩時偶爾會心不在焉,經常看著手機,這讓我跟振武都只能無奈的接受,反正一定是在等邱子軒的訊息,然而當夏宇豪終於等到時,他會睜大雙眼,手指快速的回覆,邊打字時還會邊哼歌,嘴角上揚到最高點,雖然覺得這有點蠢,但至少夏宇豪是快樂的。

  還有一次自己留下來整理記錄表格,振武也陪我一起,就在我們走到校門口時看見了邱子軒背影,距離我們沒幾步,但自己沒有上前搭話,也沒去想為什麼這麼晚了邱子軒還在這,反正三年級的學生本來就很忙。

  我只知道看見了不太一樣的邱子軒,邱子軒在講電話,聽口氣對方一定是夏宇豪,此時學校附近已經沒什麼人,很安靜,所以可以聽見邱子軒的笑聲跟說話內容,跟夏宇豪講電話時的邱子軒好溫柔,轉彎時正巧瞄到邱子軒的側臉,他笑到眼睛都瞇起來了,最後,聽到邱子軒說:「乖乖的等我,嗯?」

  他這是要去夏宇豪家嗎?但這其實沒什麼,比較讓人驚訝的是,原來邱子軒講起這種話居然是這麼的合適,還有他表現控制時也是那麼的自然,忽然覺得自己似乎發現了邱子軒的另外一面。

  我看過夏宇豪很多失控的場面,沒有一次能夠快速緩和,但夏宇豪遇上邱子軒後,彷彿一切的怒氣,一切的不爽快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開心和不常出現的彆扭。

  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夏宇豪抓狂的樣子,不過大概能知道是為什麼,畢竟邱子軒對夏宇豪真的很有一套,就像現在,夏宇豪居然乖乖的在唸書,邱子軒在一旁認真監督,時不時的靠近但又不過頭,在夏宇豪快坐不住時伸出手拍拍他臉頰,然後指著習題要他專心,夏宇豪就會努力的表現,直到讓邱子軒對他露出滿意的笑。

  自己撐著頭看著這一切,覺得夏宇豪這樣就像一隻想要得到關注的狗狗,看來,夏宇豪真的被吃死死的,但不得不承認,他們相處時的氣氛真的很和諧。

  說到底,能夠掌握夏宇豪的人也只有邱子軒了吧。

——————————————————————

其實這是我心中的邱子軒,他並不是單純的好好先生,有點狡猾又保留自我,是那種會讓事情變成自己喜歡的走向的類型。